牛鲨商标侵权版权维权品牌打假第三方机构公司

牛鲨维权打假

商标侵权维权打假怎样要求赔偿

发布日期:2021-12-09

实际上,如果商标侵权发生了,那么此时,商标权利人就可以要求侵权人作出相应的赔偿,但到底商标侵权需要怎样的赔偿呢?


相关法律条款,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

第63条商标权损害赔偿的数额,按被侵权人遭受的实际损失确定;难以确定实际损失的,可以依据侵权者侵权所得的利益确定;难以确定的是侵害人的损失或侵权者利益的,按照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。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,情节严重的,按上述方法所定金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金额。补偿金额应包括因侵权而产生的合理费用。
为确定赔偿数额,在权利人已尽其所能提供证据时,有关侵权行为的账簿,资料主要由侵权者掌握,可以责令侵权者提供与侵权行为有关的帐簿、资料;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帐簿、资料的,法庭可以根据权利人的要求和提供的证据来决定赔偿金额。
对于权利人因侵权而遭受的实际损失,侵权人因侵权而难以确定利益的情况,如果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,人民法院根据侵权情况,作出不超过500万元的赔偿。
法院审理商标纠纷案件,对于属于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,除特殊情况外,不得对材料、工具、命令销毁,并且不予赔偿,主要用于制造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;如有例外,没收上述物品,将工具箱带入商业渠道,不予赔偿。
在进入商业渠道之前,必须清除假冒注册商标。
对商标侵权而言,商标权的侵权往往是基于实际的经济补偿。如侵权情节严重,可按侵权者赔偿金额的1-5倍,对侵权者进行惩罚性赔偿,金额应包括停止侵权所需的合理费用。
简言之,我国现行商标法第63条规定了五种商标侵权赔偿数额的计算方法;

权利人损失的计算方法。
“商标权人损害计算方法”的条款在商标权人损害计算中排名第一,其原因可能在于立法机关认为这种方法能够最大程度地保护商标人。首先,就举证难而言,自身的损失自然是最好的证明,所以,由于信息的优越性,证明自己的损失并不为过高,由于索赔额有充分的事实依据,因此可获得法庭的支持,因此对其损失作出正确的判断,完全赔偿损失;因为证据充分,事实清楚,胜诉率自然很高。上述推论也许很符合逻辑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从上述各项指标中不难看出,“权利人损益计算法”对于不同规模的企业意义完全不同,上述结论似乎只适用于大企业,原因在哪里?
首先,在举证难方面,知名大企业都有成熟的维权团队和丰富的诉讼技巧;如何评价企业品牌价值;怎样迅速查明侵权事实,确定证据,如何批量起诉,规范诉讼程序,利用边缘化效应自然减少每次维权的举证难度和调查费用。此外,对于小企业来说,品牌侵权的频率要低得多,而且无法组建专门的法律团队来进行打假维权,对侵权诉讼十分陌生,调查取证,专业代理的法律代理根本就无从下手。
其次,就诉讼收益而言,知名企业的胜诉,不仅意味着判决收益可以抵销前期支付的举证、查勘费用,也意味着维护品牌、保护商誉,因此,决不能只为金钱而存在。但是,对于不知名的中小企业,其品牌遭受侵害的次数本来就很少,讨论品牌价值就显得过于奢侈,获得合理的经济补偿是首要问题。然而,如果举证和调查费用太高,对胜负的预期难以实现,则很难采用这种计算方法。恰恰相反,大企业财源广,一落千丈,不相干,任何一场官司的胜诉,都不可避免地带来经济风险。
二、侵权行为得计算法。
首先,这一计算方法从证明难度上要明显大于“权利人得计算法”,因为侵权证据掌握在侵权人手中,要打破信息不对称就必须付出更多的举证努力,这与企业规模大小无关的增加所带来的举证难度是相同的。其次,在调查成本方面,同样由于信息不对称,所需的人力、财力均高于权利人的损失计算法。从判决的数额来看,该法的计算依据是侵权者的所得,因此,从整体上看,与权利人损益法相比,其计算结果更接近于侵害人的利益,而对小企业的诉讼收益则更为显著。
三是对授权费倍数的计算分析。
"许可证费用倍数计算法"是基于许可合同,因此可以很容易地证明和调查与第三人有许可关系的业务,原告只要提交一份授权合同,经过法院审查,就可以支付判决的金额。该法律无法广泛适用,原因是有效的许可证合同基础太少:一些权利人从不授权商标,许可费用显然无法得到证明;一些尽管签署了许可证合同的权利人,事实上未履行;尽管某些权利人可以提供相关证明,但侵权事实、使用时间、作用范围等差异较大,因此无法作为参考。
四、“惩罚性赔偿计算法”

在五大法系中,“惩罚性赔偿计算法”排行第一,分别是判决数和诉讼收益。但是其举证难度大,侦查费高,在本文五种方法中也占有一席之地,对于这一现象的合理解释为:现行《商标法》于2014年5月1日生效,但统计数据表明,在商标法上,商标持有人主动要求惩罚性赔偿的事例少之又少,“商标法上惩罚性赔偿案件难以追回”,而“落地难”、“启动难”等问题,成为媒体报道和专业讨论的焦点。《商标法》第63条规定,要适用惩罚性赔偿商标侵权,必须满足三个条件:侵权者主观上的“恶意”;违法情节“严重”;其三,侵权行为为“所有者损失”;“侵权者的利润”或“许可费用倍数”乘以适当系数。但是,从论证的角度看,这三个案例都有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。
《法定补偿费计法》分析:相对于前四种计算方法,“法定补偿计算法”在实践中最为普遍,并非偶然。对于大型企业而言,法律赔偿一般只比诉讼费用稍高,但因举证成本低、诉讼效率高,对于以维护品牌为主要目的的企业而言,不能通过诉讼获得利润,法定赔偿法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。对于中小企业而言,举证困难,调查成本低,而且法律赔偿的数额常常符合他们的诉讼心理预期,有时甚至超出他们的预期。因此,这样做不仅无法排除,而且有时候会满足结果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商标侵权维权打假时,知识产权权利人喜欢外包给,知识产权商业维权公司,全风险代理法院起诉维权索赔,确实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利益!采用侵权赔偿金分成的合作模式,使权利人法院起诉,批量维权时,没有任何成本,就有侵权赔偿金分成的收益。

13372511290

1781408667

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5115号